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向本位主义致敬!

2014-12-05 17:00 作者: 曾会明

  这周,重庆iTV被指未获央视3、5、6、8频道的授权。据了解,在IPTV业务中未获授权而偷播3568频道,或者以延时播出名义打擦边球的地区不在少数,但令小伙伴们震惊的是,重庆iTV居然高调在《人民邮电报》等媒体高调宣传“重庆iTV央视频道全部上线”,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由此,又一轮所谓的“广电与电信部门利益之争”的舆论再起,笔者也看到一些评论抨击广电的“本位主义”。这篇文章就说说本位主义。

  认识本位主义

  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本位主义(departmentalism)就是为自己或所在的小团体利益打算而不顾整体利益的思想作风或行为。

  英文department有部、部门的意思,总之代表的是部分,而非整体。所谓本位主义都是相对而言的,个人或部门之于企业,企业之于行业,行业之于国家,国家之于全球社会,不同的层面有着不同的本位主义。

  传统微观经济学认为,企业是理性的以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经济组织。企业、公司作为社会和经济领域的一类主体和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必然有其本位主义。但如果其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手段过激,短期内看是利润最大化了,但长期来看将会损害行业的生态法则,从而伤及自身。因此才会加上“理性”的定语。行业利益也同样,广电、电信各有自己的行业利益,一定存在行业的本位主义,但如果这种本位主义影响到了国家的整体利益,影响到了人民应有的福祉,则必然要被管制和改革。国家层面的本位主义之争,看看联合国、欧盟、WTO、OPEC、APEC啥的就清楚了,不同主体同时在各种不同角度进行着复杂的博弈。

  通俗地讲,大部分的人和组织,都会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因此都会有其本位主义,为了规避本位主义给整体带来的不利影响,就会对其进行约束,因此就会有行规、法律、法规,比如版权法、反垄断法等等。

  然而,人和企业往往都是短视的,常常为了眼前的利益最大化而不顾规则的限制。举个特别简单的例子,红绿灯交通规则,是为了保证车与行人的公平通行与安全的,但闯红灯的现象依然普遍,虽然有着可能的生命危险,但能够提前走过去的眼前诉求就是那么强烈。因此,为了获得市场竞争的优势,重庆iTV敢于冒着违反版权授权规则的风险,铤而走险。

  用系统论和协同论理解本位主义

  百度百科中认为,“与本位主义相对应的是‘集体主义’”,对此笔者只能说是部分赞同,“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的思想,实际上也是一种“集体本位主义”,任何集体的、抽象的、高大上的价值或利益,都要还原为个人的利益。

  笔者认为,对于本位主义,用新老三论中的系统论和协同论来认识和理解会更加深刻。

  System系统一词,来源于古希腊语,是由部分构成整体的意思。系统论的核心思想是系统的整体观念,系统是普遍存在的,世界上任何事物都可以看成是一个系统,大至浩瀚的宇宙,小至微观的原子,一个企业、一个学会团体、一个行业等等都是系统,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整个世界就是系统的集合。亚里斯多德有一句名言,“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这句话可以很好地理解系统论。

  协同论则是在研究事物从旧结构转变为新结构的机理的共同规律上形成和发展的,它的主要特点是通过类比对从无序到有序的现象,建立了一整套数学模型和处理方案,并推广到广泛的领域。它基于“很多子系统的合作受相同原理支配而与子系统特性无关”的原理,设想在跨学科领域内,考察其类似性以探求其规律。比如产业集群、产业联盟,就是市场主体内部及不同主体之间为了加强协同而产生的组织形态。

  用系统论和协同论,可以很好地理解市场中每个主体的本位主义,应该遵从整体性,应该寻求协同从而实现无序到有序,这就是所谓的生态系统。但非常现实的情况是,在整个系统中,独立的企业是一种强关系结构,而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交易结构、商务关系,则是一种相对的弱关系。加之我国的法律环境、社会的契约精神尚不成熟,因此常常出现守规者反而吃亏的情况,这进一步加剧了本位主义的盛行。

  本位主义呼唤新的游戏规则

  本位主义是无处不在的。

  结合行业来说,1983年3月31日第十一次全国广播电视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四级办”广播电视的政策,正是调动了地方各级政府的本位主义的积极性,充分吸收地方机动财力,快速推动了广播电视的发展步伐。但是,当广播电视走到今天,在数字化、网络化之后,封闭的系统和外部有了越来越多的交叉与融合,“四级办”导致的资源分散、本位主义,就成为广电业发展的一个掣肘。

  比如有线网络的整合。互联网的发展,让大家认识到了网络规模效应的力量,十年前,行业就认识到全国有线电视网络应该进行整合,只有全程全网,才能充分发挥这张网络在国家信息化中应有的作用。然而,整合的难度是巨大的,至今一省一网的目标还未全部完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各自主体的本位主义。但这种本位主义是非常正常的,它也要求作为整合的主体,国网也好,省网也好,都必须解决好被整合主体的利益及长远发展的问题。

  再如有线、地面、卫星之争,由于我国没有对电视服务的公共性与商业性进行明确的界定,因此“户户通”卫星电视也好,地面数字电视也好,究竟提供多少套免费节目,并没有确切的依据。这样就必然导致相关主体的各自为政。直播星、OTT的“山寨盒子”更是体现了供应商和大批用户对于规则的集体越狱式的本位主义狂欢。

  在DVB+OTT模式中也体现出本位主义的特点,有线运营商和互联网电视牌照商,在UI界面及用户控制权方面,一定存在基于本位主义的博弈。

  在重庆iTV的这个事情上,有人问,广电凭什么不把央视3、5、6、8频道向电信的IPTV业务进行提供?背后的原因,其实是央视内部的本位主义,央视的卫星传输中心收回了这四个频道的所有授权权利,连IPTV总平台爱上传媒也没有。而卫传中心不向IPTV提供也有其自己的顾虑,万一惹怒了有线网络,将可能失去多年来一直向各地有线收的一大笔钱。

  前一段一些电视台先后“叫停”电信的“悦me”,也是一个典型的案例。站在电视台的角度,希望利益最大化,甚至甩开IPTV总平台独得电信的分账;站在总平台爱上的视角,希望通过与电信合作的“悦me”产品,解决掉之前一些省份不跟总平台对接的问题,实现总局规划的二级播控平台结构。某种程度上来说,“悦me”迟迟不能发布,真正的原因是两级平台的本位主义利益之争。而作为有线电视运营商,则坐山观虎斗,乐见其成。

  这样的例子不一而足。要想打破本位主义,实现行业更加有序、健康的发展,就必须建立合理的新的游戏规则,既能保证短期利益的平衡,更需要有利于行业长远的发展。甚至,这需要某些主体在短期内出让自己的利益才可以,这就更得解决信任与信心的问题。

  广电、电信在三网融合领域的竞争也是如此。在宽带网络成为所有行业发展的基础设施,犹如空气之于人一样的时候,广电网、电信网、互联网已经不再是一个并列对等的关系,广电、电信都将只是宽带互联网上承载的业务而已,因此对于宽带政策必须进行调整,才有可能达到动态的平衡。因此,目前的三网融合政策和游戏规则,很难令广电(包括有线网络和电视台)和电信各得其所,从而实现国家制定该政策时期望的拉动经济增长的目的,反而造成广电内部电视台和有线网利益的进一步分化的结果,也就不足为奇了。

  功利主义的鼻祖边沁认为,每个人在自由追逐各自的功利的同时,全社会的功利也随之而增加,个人幸福的增大也是全社会幸福的增大。这一基于个人主义的功利主义理论在市场博弈的层面并不适用,市场通常是你死我活的。功利主义的继承者约翰•穆勒对此进行了完善,他指出个人利益的最大化需要将对个人的自由做出限制,没有限制就会导致霍布斯所说的,出现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状态。

  三网融合、IPTV、OTT等领域,基于本位主义的博弈,完全依靠市场无形之手的调节来实现动态的平衡,几无可能,必须通过政策和游戏规则的合理化调整。这对监管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上升到国家的层面,因此我们更能理解,习大大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出以法治国,强调法制的作用。否则,整个社会、经济的运转,就会丧失约束力,总不能什么都靠“人在做,天在看”这样的终极寄托吧。

  向本位主义致敬!

  不管怎样,我们应该相信社会是不断进步的。

  比如,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逐渐可以依靠科学、技术来创造财富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单纯依靠自然资源的争夺。原有的模式,决定了人际关系以资源占有和继承为特征,也就产生了战争、掠夺和等级制度。而科技发展之后,智慧具有了主导性的力量,于是暴力掠夺转向理性的企业生产和公平的商业交易。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这场历史变革,终结了暴力革命的历史,对社会伦理及社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当前,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及ICT技术的快速发展,网络泛在化、终端智能化,必然催生视频产业的OTT,主体多元化,服务碎片化。在资本的放大效应之下,视频行业由原来相对封闭、稳定的结构,逐渐跟其他系统形成越来越多的交叉与融合,因此,系统及其规则的结构、重构就成为必然。

  简言之,大视频领域正步入重新洗牌的阶段,也是新的游戏规则重新制定的阶段。

  笔者在此提出向本位主义致敬,真的不是正话反说。原因主要基于如下两点:

  一、每一个个体的诉求,将形成整个社会发展的推动力。对于小团队、小单位、小行业的本位主义,首先是一种对其分管的工作负责的态度,比无所事事混日子的渎职要好上一万倍。作为企业,就是对股东负责;作为官员,就是对授权人及KPI负责。当然,贝塔朗菲强调,任何系统都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它不是各个部分的机械组合或简单相加,系统的整体功能是各要素在孤立状态下所没有的新质。局部要素性能好,整体性能一定好,这个是明显的机械论的观点。因此,并非每个单位都仅仅通过本位主义做好了自己的事情,整个行业的生态环境就OK了。

  二、在重新制定游戏规则的阶段,各方利益诉求的充分表达,才能够突显当前规则存在的问题,也就是黑格尔说的存在即合理。内容、版权、资金、牌照、网络等等各方的充分博弈,才能让产业链之间的矛盾来得更加深刻。应该怎样调整现有的规则才更合理?整条产业链的利益如何分配才能令各方相得益彰?江湖,永远是打出来的!

  为此,向本位主义致敬!让各方的矛盾来得更加深刻一些吧!

  关于这个选题,很早之前就想写了。但因涉及太多的相关命题,近期对新老三论做了些研读,依然没有勇气提笔。

  前两天,听说围棋大师吴清源百岁仙逝,这不经意成了我写作本文的一个动因。

  在我看来,从古至今,在围棋的境界方面,尚无人能出其右。吴清源在其自传《中的精神》中有如下一段描述:

  “中”这个字,中间的一竖将口字分成左右两部分,这左右两部分分别代表阴和阳。而阴阳平衡的那一点正好是“中”。在围棋上,我经常说,要思考“中”的那一点。中和了棋盘上各个子的那一点,就是正着。

  所以从拿起棋子之后的80年来,我从来不把围棋当作胜负来考虑。无论输赢,只要下出了最善的一手,那就是成功的一局。

  或许,寻求中和之道,在博弈过程中找到系统中的协同点、平衡点,将是这个行业的未来。

【责任编辑: 徐芳 】

分享到:

推荐阅读

新增评论

专栏作者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中广圈子
    3.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4. 卫星界
    5.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

    6. 格兰研究
    7.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8. 电视瞭望塔
    9.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